回主页
鬼大爷名著 · 都市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都市小说 > 飞一般的忧伤 >

17、天上所有的星

    作者:胧月夜
    一
    “曼儿,你心中始终有一个影子,而我永远不能取代他。”
    九月份柏原决定离开我时,曾这样对我说。
    我只能惑惑地看他,任晚风吹乱黑发,看他的身影一点一点融入夕阳,然后忽然回过头,久久,微微一笑。酸楚,却灿若星辰。我刹时明白,那影子,是莫冰。
    我爱柏原,然而我在他身上找莫冰的影子。这是我的结。
    一月底回到家,惠子打来电话:
    “曼儿,周五高三同学聚会,在四月天酒吧。”顿了顿,掷来一句:“莫冰也去。”
    命中要害。
    是的,大家都知道,我喜欢莫冰。三年前,就很喜欢了。
    帅气,深沉,谈弹一手好吉他,踢出色足球。会写美丽诗句,笑时涡容乍现,灿烂得令人迷失。是的,他是当年十九岁曼儿日记里的主角。只因不曾到手,所以始终完美。
    三年了!
    不长不短,短到我仍忘不了他,长到我彻彻底底地改变。
    参差的发,单耳藏式大耳环,有时也会眉眼细勾。简单,世故,薄情。身上总三种颜色,黑,白,红。这是现在的我。
    但莫冰呢?我想像不出他现在的样子。
    我想见他。
    二
    猜拳笑闹。
    一只手轻轻在我肩上拍了一下,“这里有人坐吗?”
    我回头,那人背着光,一时看不真切,我微眯了眼。
    他却轻呼出声:“是你吗?曼儿。你变了好多!”我细细看去,帅气,英挺鼻梁,嘴角含笑,那梨涡!我睁大了眼——
    “是我!我是莫冰。”他说,一把坐下,眼睛熠熠,仍盯了我瞧。
    “你变了好多!”他惊叹,眼里满是惊奇。
    我回过神,习惯性地微笑,落落大方,带着刻意的镇定:“你好像没有变。”俏皮地微一偏头,藏式耳环叮当作响:“你还是那样,顶着张脸到处招摇撞骗。”忍不住,倒先笑了起来。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微笑:“曼儿,你变得更可爱了。”
    大熊走过来,在他背上猛捶一拳:“你这小子!打了那么多电话,还来这么晚!太不够朋友了!”
    “有事——”莫冰笑笑解释,闪过飞来的一拳。
    “嗯哼!”大熊不解气地轻哼:“走,哥们喝一杯去,大狗他们都在那边。”说着,一手勾了他肩走。
    莫冰无可奈何地笑笑,走了几步,回过头:“曼儿,我过去一下。”
    语气轻昵。
    我笑笑,大方而美丽:“没事。”
    “怎么?他走了?”惠子突然回过头,喝得一脸的通红。想来一直在旁偷听。
    “你呀!”我好笑,轻推她,“该你了!”她回过头去,果然尖叫,又被灌了一杯。一时吵嚷,我也跟着笑了。老同学都好像没有变。
    记得以前大家在一起打牌,看球,过年骑单车去拜神,一起闹,一起疯狂。那时也喜欢老狼,叶蓓,朴树,披头士,卡朋特……喜欢天空明净的颜色,像我们蓝色的忧郁。有一点点躁动,有一点点伤感,有一点点的怀旧,还有年少的深沉。
    “……
    很旧很旧的风
    在天上
    我轻轻地转向你
    秋天快来了
    恍记起,在高三(4)班那间明亮的教室里,我的小说被莫冰读时,我总甜蜜而哀愁地轻哼这首歌。在充满阳光味道的空气中,我的简单的幸福就是为莫冰而写的小说为他所喜欢。
    一次画一张色彩很浓的画,深深浅浅的紫,玫瑰灰,一个挽了漆黑头发的女子静夜吹箫,落地窗帏漫天飞舞,还有那个低敛了眉神情落寞的女子。画的空白写了“缘来无恙”。是杂志上一篇短文的题目,想起了,心有所动,于是用了毛笔细细地题。我喜欢书法,觉得提了毛笔纤纤地写开去,像画眉,有一种柔媚的感觉。那时写这四个字时心里很喜欢很喜欢莫冰。
    “这四个字写得很好。”莫冰细细研看后说。
    我有些开心又有些失落,我其实是希望他看到那个女子。那是我的落寞。
    画后来被夹在一堆行李中随我到了学校。
    柏原有次看到了,不敢置信:“是你吗?这个可怜的小女子。”他说:“我想像不出你会落寞,你这没肝没肺的小东西。”
    连柏原也知道的。
    有时我想,我应该在十九岁时遇到柏原,在二十二岁时遇到莫冰。
    “哗……”热烈的掌声,还有酒吧内其他的客人,但舞台被我们一班同学占领了。到后来,大家乘了酒兴乱唱,成了群魔乱舞。
    从酒吧出来已是两点过。莫冰追上来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我故意问他。
    “你是曼儿。”他笑,眼若星辰。
    “看来没有醉哦。”我偏头,笑盈盈望他。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大熊那几杯还灌不倒我。倒是你,有次喝个大醉,又唱歌又念诗,好像有一句是‘你是天空一片云,偶尔投影在我的波心’。”也许是酒的缘故,他有些兴奋。
    “都陈年往事了,还提?”我嗔怪。自从那次大醉后我极少喝酒。即使是有可庆的事。柏原生日时,我说:“酒只能伴了伤心喝,太开心就没了味。”从那后柏原就戏称我为“没肝没肺的小东西”。我有时是有些古怪,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,说一些稀奇古怪的话,过着天马行空的生活。我的心早已覆水难收,我世故,我薄情,我没肝没肺。
    “不知道为什么,今晚我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。为什么我以前没注意到呢?”
    莫冰突然说道,思索的表情很深沉,有一种吸引人的神秘。但我知道他是谨慎的。魔羯座,星座书上说,船头遇鬼船尾惊。
    “因为你笨嘛。”我故意打哈哈,轻轻带过话题:“听说你的女朋友很漂亮哦,怎么,今天不带来?”
    “她回家去了。”莫冰一笔封杀,存心打太极:“我也听说你有男朋友了。”
    “早分了。”我呵呵手,侧过头,发现莫冰眼睛中有什么东西轻轻一闪。
    三
    聚会后不久,我就到电视台去实习了。小城里新闻很少,然而大小官员到基层视察工作总要带个记者。我于是将头发扎了起来,翻了以前的衣服穿上,斜挎个包,每天随了官员,拍些DV,写些稿子。不过歌功颂德,虽虚假得发腻,但见了人总一脸单纯的笑容。陈书记见了,点点头嘉许:“小曼,好好干,前途无量。”我一味地笑。这一点世故还是懂的,这个社会,清高是要饿死的,我现实,知道钱是很可爱的东西,所以我微笑,保持沉默。早三年,我一定会效仿朱自清。那时青春激扬,恨不得全人类是兄弟姐妹。到如今,世情冷漠,早练就了金刚不坏身。话不投机,也就今天天气哈哈哈。
    那以后,莫冰便每日送我到电视台。我日复一日地忙,日复一日地拍DV赶稿,日复一日地和莫冰夜半短信,日复一日让我忘了很多东西。
    直到现在我还会想起那条去电视台的路。
    道旁是一色高大的法国梧桐,树干很高,树枝向上延伸,像情人的手,十指交叉,在天空纠缠不清。梧桐叶早已掉光,光秃的树枝在冬日里很是清寂,然而觉得美丽。坐在摩托的后座,搂着莫冰,看那一棵棵倒退的树干,有时会情不自禁地笑出声。
    “在笑什么呢?”莫冰总大声问。
    “不告诉你。”我在嘈杂的摩托声中大嚷,愈发笑得舒心了。
    偶尔空暇了的时候,便随了莫冰乱转。独独穿了黑白红三种颜色,独独戴单耳的夸张藏式耳环。
    莫冰说:“你戴耳环的样子很漂亮。”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微微侧抬了脸,让耳环在摇曳间发出清脆的乐音。那是只很古朴颜色的耳环,奇怪的形状,雕着个性而抽象的图案。边上缀了零星的细片,一动,会发美丽的声音。卖耳环的妇人说,那是藏族里的吉祥标志。我并不在乎它是否会带来好运。我喜欢的是它的招摇。能在人群里,一眼看到我。
    “你戴着它像个骄傲的女皇。”在酒吧莫冰喝着琥珀色的液体对我说。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轻睇他。然后两人闹成一团。
    有时候会遇到大熊他们,眼神里分明的读出暧昧。连惠子也打了电话来:“你和他,嗯……嗯……”我大笑:“你几时也变得这么八卦?”“莫冰已有女友。”惠子说。我怔怔。我们是什么?想得累了,也懒得去分辨,和他在一起很快乐,我想,那就够了。
    四
    大年初一,扛了摄像机上街。头给的任务:新年里人们的愿望。
    真是个可爱的任务。记得小学时老师最喜欢布置的作文题目就是“人生愿望”之类。有次写到,所谓愿望,不过是安慰人的东西。从来都是虚幻的,永远不能实现,如果能实现,就不是愿望了。结果被老师批了一顿。我笑笑,不过有时候愿望却也是美丽得感动。
    新年的街道,热闹而拥挤,随处是洋溢着幸福的笑脸,愿望是给暗淡生活以一丝阳光的安慰。老的少的,都挤了一团抢镜头。从我的构图镜面看去,都成了滑稽的面孔。我微微地笑了。
    一团粉红的小女孩说:“我希望有个漂亮的芭比娃娃。”
    念高三的男生眼睛发亮:“我希望今年能考上清华。”
    白须老人乐呵呵道:“愿子孙幸福。”
    腆了肚子的官员一口官腔:“这个嘛,希望人民生活早日步入富裕。”
    和柏原在一起的两年,点点滴滴涌上心头。我生气时逗我开心,我逃课时他替我抄笔记,为着我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爱好,他可以在很忙的考试期间骑了自行车满城为我寻找。俊雅,优秀,然而喜欢我却喜欢到自卑。其实,也仅仅是笑的时候神似莫冰,他的不同,他在人群里的光度早让我爱恋。只是放不下莫冰,为着不曾到手,神魂颠倒。柏原懂我,疼我,优秀,积极,家住北京,有自己的一套房子,一笔存款,一帮朋友圈子。我爱他,同时也现实地喜欢他之外的附加值。
    而莫冰,不过是年少时的一个梦。他的深沉,独立,悲观,和我一般的背景,有时候看他就如同照镜子,像Narcius,恋上了自己的影子,苦苦执著。
    我突然发现,我是不可能爱上莫冰了。我再不可能像当年十九岁的曼儿那样,可以不计一切地喜欢上一个人,为他叹东风,伤年华,宁愿放弃世间的一切只为他回首一顾。是的,我已变太多,人世的沧桑是可以让一个人一夜蜕变的,而我,早学会了如何做水门汀里的一棵草。
    柏原常说我没心没肺。
    世故,冷静,薄情,就是这样的我让莫冰动了心,他却不知道是他改变了我很多。
    “我希望曼儿永远和我在一起。”就在今早,莫冰在我的摄像机镜头前这样说。眼睛明亮,和熙笑容。我突然觉得很讽刺,当年十九岁的曼儿所期盼的不就是这一句话吗?年少时,以为天上所有的星都是所爱的人。然而时光流转,一切又重复回。我却不是从前的我。
    五
    “后天就走了,跟你说一声。”我缓缓开口。在路灯下看他因奔跑过来而微微红润的脸,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。
    “怎么这么突然?”他不解。
    “可能以后都不回来了。”我顿了顿,轻轻地笑,故作轻松:“好好保重自己,还有,和girlfriend在一起开开心心。”
    他脸上的笑容霎时顿住。片刻之间,眼神寂静,一瞬不瞬地看着我,深沉如一潭莫测的水。
    “这是你希望的?”他凝望我,眼神幽晦:“你爱我吗?”
    “我爱柏原。”我静静地说。深深望他一眼,转过身,犹豫了一下,终于还是回过头,“那个手机号,我已经换了。”
    他一动不动,看他俊朗的脸庞,我突然觉得很忧伤。走不出连续剧上的那么决绝,我只是慢慢走,任路灯将影子拉得老长。想起那个被剪了影子的彼得?潘。曾经,一度,我们被岁月漂白的青春。
    “可是,曼儿,你以前是喜欢我的!”他突然大喊。
    我忽地一笑,心口有些痛。转过身,静静地看着他。
    他没有变,我曾经很喜欢的莫冰。和三年前一样,帅气,深沉,有一种令人迷醉的特质。但是,我不再爱他。是的,这一刻我知道我不再爱他。
    “喜欢你的是当年十九岁的曼儿。”我平静地说。
    他不知所措。眼神迷离。
    我深深望进他的眼,这一双如星空的眼曾怎样的吸引我,但如今,我不再迷恋,有些东西,是生命之外的,注定与我无关。如同眼前这个人。
    “现在的我是因为你而改变的我,但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曼儿了。我已经变得世故。”顿了顿,我深深望他,“莫冰,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世故的曼儿是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    他的脸色霎时煞白。我转过头,不忍看他。最伤人的,往往是真话。我们都是系了线的木偶,转了一圈,又回原点。人物依旧,然而对白已不对。阴差阳错,应该,不应该,年少的岁月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流逝。如果一切从来,他仍会不爱十九岁的曼儿,二十二岁的曼儿仍不会爱他。
    我微微叹了口气。转过身,轻轻离去。
    远处不知从哪飘来的歌声:
    “后来
    终于在眼泪中明白
    有些人
    一旦错过就不在……”

阅读分类

恐怖小说 道士小说 盗墓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网络小说 外国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作家列表
顶 ↑ 底 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