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、觉醒

11-26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  二姑奶奶说的并不差,后来那些泥巴匠在下面也看不出什么来了,奶奶把他们叫了上来,然后让他们把棺材打开。本来我们都以为棺材里会是一具泡在水里的尸体,那恶心的样子我们都已经想好了,可是哪知道打开里面竟然是满满的一棺材水,不错的确是一棺材水,而且水清澈透明,而且在水里,还有一青一白两条鱼,正在棺材里游来游去。

  见到是两条鱼在里面,所有人都大跌眼镜,不知道为何,就连先生都说他也从来没有见过的这样的局,但是见到这样的情形大家的脸色反而是更加凝重了,也就是说局面更加复杂了,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容易解决。

  更严重的是,棺材被打开不久之后,这两条鱼就死了。棺材不过是被打开了个把小时的功夫,两条鱼就相继死去,而且马上就腐烂,速度快到不可思议,很快整个棺材里就传来了鱼腐烂的臭味。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甚至我们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,就这样发生了,只是看着棺材里的死鱼面面相觑。谁都知道这事不好了,可就是不知道不好在哪里。

  就在那时候,我忽然听见有个声音和我说,把棺材重新封回去,然后放回到井里,鱼就能重新活过来。我已经熟悉了耳边的这个声音,暂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,于是就把这事和先生他们说了,先生和奶奶他们听了有些惊讶,但是惊讶之余还是照着做了,于是他们重新把棺材给封了起来,然后又把棺材吊了下去压在井上。

  至于鱼有没有活过来,我们也就不得而知了,因为我们不可能再将棺材打开看一遍,而我身边的这个声音自此之后就没再出现过,我心想是不是这样就算可以了,先生说这棺材里的鱼应该是受风水养着的,我们开棺之后破了风水,所以鱼死了,放回去的能活是因为重新受了风水的滋养的原因。

  我觉得目前也只有这个解释能说明为什么了,奶奶则似乎并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,于是就让泥巴匠把风水碑和风水谱重新放了回去,后来我无意间听见二姑奶奶和奶奶说了一句,她说:“没道理的,那东西应该就在下面才对,难道被人拿走了?”

  我冷不丁地听见,心想奶奶她们果真是在找什么东西,怪不得奶奶一直坚持要下到水塘里,后来我们差不多安置妥当的时候,婶奶奶忽然来了,一般来说婶奶奶很少会在这种公共的地方露面,因为村里人都怕她,对她总是心存顾忌,久而久之,婶奶奶也就不在这些人面前露面了。

  这回出来,大概是婶奶奶也觉察到了哪里不对劲,奶奶和二姑奶奶见婶奶奶出来了,都大了招呼,婶奶奶绕着青树看了一遍说,一棵青树死了,另一棵却活的好好的,说明只是除了问题,却并没有倒无法解决的地步,说完婶奶奶就看了看我,我觉得这一眼看得意味深长,然后继续说,她听说即便只是一棵青树也能做风水的局,只是难一些,既然另一棵已经死了,那我们为何不改一改这个风水局。

 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婶奶奶看了看先生,先生没说话,奶奶说关键是要如何改,这样的格局并不是轻易能改过来的,神奶奶这才说她有办法,然后就定定地看着先生,然后问先生说是不是。

  先生沉默了片刻,然后才点头说的确可以改。我们看见先生这样说都很惊讶,之后先生才告诉我们,他之所以能推断出这个三魂和合的风水局,主要是他见过这个布局,问起在哪里见过,先生说是从老先生那里,而且老先生临终的时候还给了他一幅图,说他以后可能会用到,先生说按照那格局来看,这幅老先生给的图就是已经改好的风水局。

  原来先生早已经有后招,只是一直在静观其变,这下婶奶奶提出来了,才终于承认。既然风水局可以改,那么就事不宜迟,只是我看见在做这些之前,先生似乎有什么话要说,但是最后又止住了,我觉得这件事好像还有什么难言之隐的地方,只是先生终于没说。

  后来先生说了要如何来改,他说只需要一个镇风水的东西就可以,然后再祭祀一场,风水就能改,难的地方就在这个镇风水的地方。我问说是需要什么东西这么难,说完之后婶奶奶和先生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身上,然后我听见先生说,需要我的生魂。

  我当即有些懵,其余的人也都有些惊讶,特别是奶奶,虽然惊讶但是却并没有否定,而是问说这样的话我不是要搭上一条性命,先生说不会,这个生魂不一定非要是命魂,阴魂和阳魂随便一魂也可以,只需要用罐子封住埋在这棵青树下,然后再用风水碑压住了就可以了,风水自然而然就会重新轮转。

  我思索了一会儿说既然能有这么省事的办法,那也不错,先生说那我可要想好了,这一单做局生魂就是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了,除非是顶着整个风水崩溃的危险,我说如果整个风水崩塌了,那么我依旧会死,而且所有和这事牵扯到的人都会死,再说了我掉一个魂顶多只是会痴傻,比起死亡来说也算是一个好的结局了。

  先生他们就没再说什么了,婶奶奶说既然我主意已经定了,那么就这样定了,这事不能拖,久了怕出别的变故。奶奶见婶奶奶这样说,也就没再说什么了,后来回到家之后,奶奶又问我想好了没有,我深吸一口气说想好了,最后奶奶也就没说什么了,母亲他们知道后反应虽然强烈,但也都知道轻重,终于也什么都没说。

  再到后来就是引魂,先生说引阴魂最好,因为阴魂主因果,能和命局契合,用来改风水成功的概率大一些,我说就由先生自己做主,婶奶奶则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也不知道是什么申请,我总觉得婶奶奶的表情有些不大对劲,但又说不出来为什么。

  后来先生用了引魂的法子把我的阴魂引了出去,因为阴魂没有回到身体,所以我不可能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,大约是在阴魂离开身体之后,我就彻底什么都不知道了。按理说阴魂离开身体我应该是变得痴傻才对,因为之前我也已经做好了准备,家里人也都接受了,我需要做一辈子的傻子,但是让人颇感意外的是,我后来竟然醒了过来,在醒过来的那一瞬间,我整个人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如果真要说具体些,就是有一种获得新生,重新做人的愉悦感。

 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,而且是在老家,堂屋里奶奶他们在说这话,我似乎听见母亲的哭泣声,但是并不大,好像强忍着,还有婶奶奶的声音也在,似乎是在安慰母亲。醒来之后那种愉悦感慢慢消退,反倒变成了疑惑,于是我从床上起了来,不知道为什么,在起来的时候,我看了看窗外,只见窗外影影绰绰的有些人影,我下意识地伸出了食指指了指外面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,很快我就看见那些人影忽地不见了。

  我有些吃惊,然后打开了房门,只见在房门被打开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惊诧地看着我,满脸的不可思议,唯独婶奶奶依旧是似笑非笑的表情,好像早就知道会这样一样。

  我见到他们惊讶的神情,于是笑起来说——我没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