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主页
鬼大爷名著 · 道士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道士小说 > 蛊夫2 >

163,报复(二)

  因为这些人无论是装束还是表情,都和赵旭云身边的保镖很像。所以,我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他。
  阮青一看到这群人围过来,第一个反应是将我和小雨护在他的身后,然后才目光警惕的扫了这几个黑衣人一圈,却并没有说什么话。
  朱洵见状,却不如阮青这样冷静,“你们想干嘛?”
  说话间,他已经抬起手,两条碧蛇便从他的袖口钻出,朝离他最近的一个黑衣男人吐出了信子。
  这让他微微缩了缩身子,相貌普通的脸上,露出惊恐的表情。
  “小朱老板,别动怒,我们不是要伤害你们。”就在这时,突然一抹熟悉的男音从我们背后传来。这让我们闻言,都朝背后看去,只见同样一身黑西服加身的毛竹,一边朝我们这边走过来,一边咧着厚唇嘴接着道,“阮二爷突然赶回来,大概也是得到消息,知道阮寨出事了吧?”
  毛竹本来就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这会穿着这样的修身西服,显得很别扭,一点也没有文明得体的感觉,反倒是像建筑工非要装白领,那种土里土气的感觉。
  听到他后面一句话,阮青不答反问,“你是怎么知道消息的?”
  毛竹这会已经走到离阮青不到两步的距离,看了我一眼,然后阮青的身体就往一边移了移,挡住了他看我的视线。毛竹便道:“我怎么知道的消息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是回来帮忙的。”
  “你回来帮忙?”一旁的朱茜听到这话,讥讽的勾了勾红唇笑道,“一条赵旭云的狗腿子,也会回来帮阿青救村民?真不知道该骂你不自量力,还是该骂你假惺惺!”
  朱茜这么一骂,朱洵在一旁也忍不住笑出声。
  面对朱家姐弟俩的讥讽,毛竹脸色变了变,“再怎么说,我也是阮寨的人,寨子里出了事,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呢?”
  听毛竹说到这,我更是疑惑了,毛竹是怎么知道阮寨出事的?赵旭云知不知道?
  “得了吧,之前也不知道是谁跟着赵旭云要害阮寨的人。”朱茜显然是不信他的话。
  毛竹便急了,“我什么时候要害寨子里的人了?是他们要恩将仇报的对赵大夫不利,我护着他而已。我毛竹身正不怕影子斜!你们要是不肯要我帮忙,我自己救他们也行。哼!”
  毛竹说完,朝围着我们的几个保镖招了招手,然后就见他们一个个跑到他身边。毛竹见状,就扫了眼阮青,估计看他没什么反应,就领着这帮人道:“走,我们自己去阮寨救人!”
  “可是毛主管,我们怎么救呀?”一个保镖凑到毛竹身边,小声问道。
  其他人见状,也一个个附和他,“就是啊,我们又不会什么养虫子的蛊术。”
  “对……”
  “……”
  毛竹被他们这么一说,愣在那边,半晌不知道怎么办。
  朱茜见状,不屑的白了他们那边一眼,低声骂了句,“一群蠢货。”
  我则觉得毛竹他们好像真的是来帮忙的,所以,不禁拉了拉阮青的胳膊,在他扭回头朝我疑惑的看过来时,我轻声道:“阿青,我看他们好像是真的要来帮忙的。不如……”
  不如就让他们跟我们一起回阮寨帮忙吧?
  “他们进阮寨也帮不上什么忙。况且,我不相信赵旭云的人。”我后面的话还没说完,阮青就明白了我的意思,先一步打断了我的话。
  阮青不相信赵旭云情有可原,毕竟以前被他骗得那么惨。所以,我听到这话,并没有生气,只朝他点点头,“那好,你看怎么办,就怎么办吧。”
  阮青便微微朝我点了点头,随后转过头,朝毛竹那边喊了一声,“毛竹你真的想帮忙吗?”
  他的话一出,毛竹那边立马安静下来,一个个朝阮青看过来。毛竹愣了一会,随即朝他回道:“当然了。不然我千里迢迢从燕城赶回来干什么?”
  “是赵旭云让你来帮忙的?”阮青问道。
  毛竹点点头,“对啊。赵大夫这个人虽然表面冷,实际上是个热心肠、大好人!即使老婆孩子被人抢了,村民有难,他还是不计前嫌的要救他们。要知道,他刚从重症监护室出来,一接到消息,第一个反应就是让我带人过来,说要是看到你们,主动要求来帮你们。结果你们还怀疑我们,真是小人之气度君子。”
  小人之气度君子?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?毛竹文化程度不高,以前就听到过他乱说成语。不过,我不在意这些,在意的是他前面的话。他说赵旭云刚从重症监护室出来,就接到阮寨出事的消息了,并且第一时间派毛竹他们过来协助阮青救人……
  赵旭云真的会这么好?
  我不敢确定。
  见毛竹说错成语,朱茜却又一次鄙视了他一把,“那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你没文化就别拽词了。赶紧滚回去找赵旭云,告诉他,别假惺惺的来装好人,他是什么人,我们清楚得很。我们不吃他那一套。”
  毛竹闻言,一脸尴尬,“你……不让我们帮忙就算了,凭什么还怀疑赵大夫的一番好心?!”
  话末,转身又要带人离开。
  却刚走了两步,就被阮青喊住了,“时间有限,你们如果真想帮忙,就跟我过来吧。”
  阮青说话间,牵起小雨,和我的手,往路边的“生生堂”走去。
  毛竹他们见状,想想跟了上来。
  见他们跟上来,朱茜追上阮青道:“你不会真让他们跟着去阮寨吧?他们可是赵旭云的人,他那个人多狡诈你难道忘了吗?”
  我感觉到阮青闻言,牵我的手更用力了些。但却回答了一句很淡的话,“我自有分寸。你别管了。”
  朱茜闻言还想劝,被朱洵给拉住了,“他老婆都没操心,你瞎操什么心?阿青说他自有分寸,自有他的打算。你安静点,别丢人。”
  朱茜被朱洵这么一劝,第一时间朝我瞪过来,眼神像刀子,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了一样。我不自在的加快了步伐,紧紧跟在阮青身后,这才感觉安心些。
  随后我们一群人进了生生堂,正好天刚黑,所以,生生堂除了工作的工作人员,并没有顾客。
  一进去,店里的秃头经理,看到朱茜姐弟和阮青,忙迎了过来,将我们带到一楼的办公室,只见头发花白的朱老板,坐在办公桌前,单手在翻阅着什么医书在看。另一只衣袖空空的,显然失去了胳膊。这让我想起之前赵旭云用双蛇蛊咬断他一条胳膊的事情来。心里很是惋惜。
  “你们总算回来了!”朱老板一看到我们,就合上书,赶紧朝阮青走过来。
  阮青不等他走过来,就跑过去扶他,“有什么事,坐着说。”
  朱老板见阮青来扶他,有些受宠若惊的道:“我……我自己坐回去就行。阿青,你听我说,你们族长他咳出来的血我拿到县医院的化验室化验了,血液里没有蛊,也不是蛊毒。这次,你们寨子里的人得的是一种罕见的病!我翻阅了所有的医书,都没找出来是什么病……”
  “朱伯,你别急。告诉我,老族长的尸体在哪?”阮青扶着朱老板坐下后,就很平静的问他道。
  我发现阮青自从地窖里出来之后,为人处事变得很冷静,似乎没有什么事能够真正触动他的情绪一般。
  “在后院疫苗冰柜里冷藏着的。”朱老板见他这样冷静,本焦急的情绪也平静下来。
  “立马带我过去。”阮青闻言,忙转过身朝一旁的秃顶经理看过去。
  那经理就点点头,领着他要过去。我本也想跟过去看看,结果阮青扫了扫一旁和一个女店员玩耍的小雨,朝我道:“我们过去就行了,你看好小雨。”
  说这话时,还特意扫了一眼毛竹和他带过来的几个同伴一眼。我顿时明白他的意思,便止住步伐没有跟过去。他恐怕担心他们会趁着我们夫妻进疫苗室的空档,对小雨不利吧?!
  经理也只让阮青和朱茜姐弟进了疫苗室,并没有让毛竹和他的人进去。他们便朝我和小雨露出怪异的眼神。
  因此,我很担心他们会对我和小雨不利,所以,从女店员的手里抱过小雨,正不知道该往哪避开毛竹他们时,办公室的大门打开了,里面传来朱老板苍老却很沉稳的声音,“阮家媳妇,带孩子进来一下,我有些话要对你说。”
  阮家媳妇?
  我记得以前朱老板在我失忆的那段时间,一直称呼我为赵夫人的,并且对赵旭云很恭敬也很畏惧。以前我以为是他想要巴结赵旭云这样的大客户,后来当他的胳膊被赵旭云的蛇蛊咬断之后,我才知道,他是怕赵旭云的蛊。
  因为失忆前我并没有见过朱老板,对他没什么了解。所以,直到现在我也搞不清楚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。不过,看阮青刚才亲自扶他,看得出关系很好,应该值得我信任。
  因此,我闻言抱着小雨走了进去。
  哪知我走进去后,刚关上门,就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!

阅读分类

恐怖小说 道士小说 盗墓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网络小说 外国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作家列表
顶 ↑ 底 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