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主页
鬼大爷名著 · 道士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道士小说 > 蛊夫2 >

083,阮青回寨了(二)

  旭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朝我这边扫了一眼,随即脸上浮现出担忧的神色。
  “不是蛊发作……那……那我老婆这是怎么死的?”常嫂老公被旭云推倒在地,这会拭干了眼泪,朝常嫂的尸体看过去,疑惑不解。
  我闻言,脑海里浮现出我用墨冰蛊虫给常嫂去蛊的画面来,猛然心惊,难道是我去蛊导致常嫂死亡的吗?可之前她还好好的呀?
  下意识的伸手抚摸到我自己的胸口处,阮青也用墨冰蛊给我去过蛊,我不是到现在都没事吗?怎么到了常嫂的身上就不行了呢?
  “赵大夫……赵大夫!”
  就在这边老族长一家因为常嫂的死,哭的死去活来的时候,医堂子外面又传来一抹焦急的呼喊声。
  旭云闻言,赶忙从手术室走出去,只是,刚走到医堂子正厅处,就见两个壮汉,抬着一个老婆婆进了屋。同样的,老婆婆胸口处不断的冒着血。
  “把她放平!”旭云见状,忙吩咐两个壮汉将老婆婆就地平躺着放下。
  等他们放躺老婆婆后,旭云试了试老婆婆的鼻息,又翻了翻她的眼皮,再扒开她胸口处的衣服,看了一眼,最终低下头,缩回手,无奈道:“她腹心蛊发,已经去世了。”
  “阿奶!”他这话一出,其中一个壮汉,便猛地跌跪在尸体旁,痛哭起来。
  “她怎么好好的蛊发了?没有按时服我给她的药吗?”旭云等那壮汉哭了一会,情绪稳定了些后,问道。
  那壮汉这才抬起头,朝旭云递过去一张字条道:“赵大夫,不是她没服你的药,而是……而是阮青回来了!真的回来报复我们了!”
  旭云忙接过他手里的纸条,然后快速的看了一眼,顿时将纸条捏成团,愤怒的丢到了地上,“是他的笔迹!看来,他真的开始了!”
  我见状,走过去,捡起他丢在地上的纸团,打开看了一眼,只见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一行字:顺阮者活,从赵者亡!
  看完这行字,我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害怕的,身子发起颤来,脑海里阮青那张朝我温暖笑着的脸庞,渐渐变得狰狞可怕!
  真的是他做的吗?太残忍了!
  “赵大夫!我老婆的口袋里也有张字条!”
  突然,常嫂的老公也从手术室里跑了出来,递给旭云一张沾血的字条。
  旭云接过后看完,这下没有捏成团,而是直接递给我,“小荷,这下你能彻底看清他了!”
  我心堵的难受,颤抖着手接过他手里的纸条,凑到眼下一看,顿时心中一喜。虽然还是那句“顺阮者活,从赵者亡。”
  可是,常嫂明明是向着阮青的,他不可能对常嫂下毒手才对,更不会留下这张纸条!
  “旭云,我觉得阮青不会对常嫂这样狠,毕竟……”
  “小荷,你别忘了刚才常嫂临终前最后说的那三个字!”旭云不等我的话说完,就打断了我替阮青解释的话来。
  我闻言,想起常嫂临终前说的那三个字来,她说,是阮青!
  是阮青……
  “她虽然话没说完,但已经说明了一切。是阮青害死她的!小荷,你真的不要对他心存侥幸了,他既然留下字条给村民们,说出顺阮者活,从赵者亡,难道你还看不明白吗?”旭云紧紧捏着拳头,环视了医堂子里在场众人一眼,最后目光落到我的身上道,“他是要逼村民对付我!”
  他这话一出,在场的村民,以及医堂子门口处围过来看热闹的村民们都安静下来,朝旭云看过来,都露出纠结的表情。估计,他们心里都在计较着究竟是要选择顺从阮青,还是要顺从旭云吧。也就是……
  也就是他们在心里计较着,究竟是要活,还是要死?
  不得不说,阮青这一反击,果然够狠!不但能扳倒旭云,还能夺回寨子的控制权!
  “族长,既然阮青没死,那么他就是唯一能给我们除蛊的人……他既然留下字条,说顺他的人活,就说明……”门外看热闹的一个壮汉从人群中挤进来,率先朝族长表明自己的立场,只是,话说了一半,顾忌的看了一眼旭云,想想又一咬牙豁出去的道,“就说明只要我们顺从他,他就会不让蛊发,或者给我们除掉蛊,这样,我们大家都能安全的活下去。所以……我看赵大夫要是真的为我们着想,就牺牲一下,让阮青报复你一个就好了。反正抢他东西的人,又不是我们。”
  这个壮汉我认识,就是上次丽香死后,出来带头来医堂子闹的村民,好像叫谷子。
  他这话一说出来,我就知道村民们果然都是贪生怕死的多。之前阮嫂和丽香死的时候,留下过字条,那时还不是阮青写的,所以,没有说顺他能活的话,他们便打算用小雨出来威胁阮青,是旭云给拦住了。现在……
  现在他们得到阮青说顺从他能活的话后,竟然就把旭云给拉出去替他们牺牲了!
  在这一刻,我真的觉得好心寒!
  所以,不等族长回应他,也不等旭云说什么,我便走到这个叫谷子,打着赤膊的村民跟前,气愤道:“你这个人还有没有良心?旭云他为了寨子里的人,付出多少?他替大家看病,多累我就不说了,单说诊金这一块,他收过你们的吗?没有!而且,为了给大家克制腹心蛊,他在你们这穷乡僻壤的鬼地方,一呆就是两年。而每次给你们克制蛊虫的药,都是免费的!这些他都没有计较过。可你们想想,如果没有他这些付出,你们没钱买药,也不知道怎么克制腹蛊虫,你们早就蛊发死了!”
  我这话一出,周围又安静了。可过了一会,谷子朝我不屑道,“得了吧,这事明明就是赵旭云来寨子里后引起阮青妒忌,才会发生的!要不然,阮二爷怎么会好端端的给大家下蛊?还不是因为赵旭云抢了他的蛊医位置,又抢了他……”
  说到这,他看了看旭云,本以为他会顾忌些,不会接着说什么,哪知,他却朝旭云挑衅的一笑,接着道,“又抢了他老婆和孩子,他被逼急了,才干出这些事嘛!哦,对了,听说你生完孩子失忆了,你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家小雨不是赵……”
  “嗵!”……
  他话还没说完,旭云终于忍不住,一拳挥到他那张黝黑丑陋才的脸上,打断了他的话,并且将他打的后退了一大步。
  等他捂住脸,站稳朝旭云愤怒的看过来的时候,旭云就朝他甩过去一句狠话,“你再多说一个字,我现在就让你死在这,看你还怎么朝阮青表忠心!”
  “就凭你这么个文弱的书生样,我一个打十个,特么的和我狂什么狂!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!”
  这叫谷子的壮汉,是除了大壮以外,村子里第二壮实的男人,身高不及旭云,但体形比旭云强壮,并且还是寨子里的猎户,身手了得。这会被旭云打了一拳,嘴角出血,他随意的擦了擦,并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后,就一步上前,和旭云对视着,“你不是要老子死在这吗?行啊,老子现在就站在你面前,你动手啊!”
  “谷子,你别闹……”
  “就是,别和赵大夫这样没礼貌!”
  “……”
  周围村民见状,好多都劝他,可每一个人上前去拉开他,可见,他们都只是表面上劝劝,如果他打败了旭云,很可能,旭云就被软禁,或者绑起来交给阮青了,我们一家就永远别想离开这个寨子了!
  我在这一刻,心揪了起来,第一次希望旭云和人打架,并且把对方打趴下!
  “你找死,那就别怪我狠了!”
  旭云见状,眯了眯眸,然后猛地手一挥,一道寒光就朝谷子的脖子逼近。
  谷子反应很快,头往后一仰,躲了过去,然后猛地朝旭云一拳砸过来!
  我心咯噔了一下,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睛,不敢看旭云被拳头砸到脸的画面。
  然而,随后传来“吱嘎”骨骼错位的声音来,紧接着就是谷子吃痛的惨烈叫声,“啊!放手!”
  我这才敢睁开眼继续朝那边看去,只见旭云不但一把接住了他的拳头不说,还乘机反拧了一下,直接将他胳膊拧脱臼了。这会,在他喊痛的时候,厌恶的甩开他的胳膊,冷冷道:“在我赵旭云面前大放厥词的人,从来都没有好下场!”
  话末,旭云俊眸猛地一睁,寒光乍现,随后听到他跺了一下脚,顿时从楼上窜下来那两条花皮大蛇!
  大蛇一出现,大家都吓得后退了好几步,有些胆小的和我一样,还尖叫出声来。
  谷子也顿觉不好,看到两条大蛇,慌忙要跑出门去,结果,不等跑出去,一条蛇就咬住了他的脚,他一下跌倒在地,嚎叫出声,“啊,救命……救……呃!”
  他第二个救命还没喊出来,另一条蛇就张口咬住了他的脖子,一下让他失了声。
  “旭云,不要杀……”我见状,生怕旭云真的要了他的命,刚要去劝他。就见咬谷子脖子的那条蛇,猛地一偏头,生生将谷子的脖子给咬掉了一半,动脉血管瞬间喷出鲜血来。看到这,我便止住了话语,知道已经来不及阻止旭云了。

阅读分类

恐怖小说 道士小说 盗墓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网络小说 外国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作家列表
顶 ↑ 底 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