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主页
鬼大爷名著 · 道士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道士小说 > 蛊夫2 >

071,连小雨也不放过

  “着火的蝴蝶?”旭云闻言,果然产生了怀疑,接着问他,“你在哪看到谁放着火的蝴蝶了吗?”
  小雨张口就道:“嗯。我在林子里……”
  “小雨!”我生怕他说出见到阮青的事情,忙不等他说完,就打断他的话。
  小雨这才像是想起我嘱咐他的事情来,心虚的将脑袋靠在旭云的肩膀上,什么话也不敢说了。
  旭云见状,回头朝我看了一眼,然后把小雨交给毛竹,让他领着去玩了。然后对我冷冷道:“跟我去三楼药房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  话末,不等我回应他,他就率先往楼上走去。
  我看着他修长的背影,心跳的剧烈,他肯定是追问我跟常嫂去林子究竟做了什么事?怎么办?如果我告诉他实情,他知道阮青没死,不定要做出些什么来……
  怀着忐忑的心情,跟他上了三楼的药房。我一进去,他就把门很大力的关上了。然后单膝一屈,蹲下身,掀开地毯,从地上暗格的蛊物盒子中,抽出一个檀木盒子,递给我。
  我本以为他带我上三楼来,是要问我林子里发生的事情,没想到他会突然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我,所以,有些纳闷,没敢接,“这是什么?”
  “你打开看看,不就知道了。”他深吸了口气,朝我软了语气。
  我这才接过盒子,只是有些担心会是什么蛊物,所以,打开的时候,小心翼翼的。可等我打开之后,才发现,里面根本没有蛊物,放的是两本红色的结婚证!
  我吃惊不已的,从里面拿出结婚证,赶紧打开看了看,发现上面的照片是我和旭云的,而且,领证的日期是两年前小雨出生后一个月。
  “怎么会是小雨出生后,我们才领的证呢?”我这下借机问这件事,看看他肯不肯告诉我小雨的身世。
  “这是事后补的证。当时我来寨子里的时候,户口本没有带,所以,等到你生完小雨,我们才领的证。那时候,你脑袋损伤严重,处于失忆后的混沌期,我带你去领证,你也恐怕不记得了。等你恢复清醒时,我又怕你看到结婚证日期,误以为我是因为你怀了孩子,我才和你奉子结婚的,于是,就将结婚证收了起来。”
  旭云走到我面前,将我轻轻拥在怀里,接着说道,“我现在之所以把结婚证拿出来给你,就是想要告诉你,我们的婚姻是合情、合理、合法的。你的丈夫是我!”
  他刻意提醒我这一点,无非就是担心我知道阮青和我结过婚的事情后,对我们的婚姻产生怀疑吧?
  不得不说,他很睿智,这让我看到结婚证之后,我确实安心不少。也明白,无论和阮青以前有过什么,我的丈夫现在是旭云。
  “旭云,我好想……好想快点离开这里……”紧紧捏着结婚证,我将头靠在他胸口处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  如果可以选,我宁可当一辈子傻瓜,也不想知道我和阮青之间曾发生过的事情。
  现在我只觉得自己很对不起旭云,我怎么会舍弃和他十多年的感情,跟阮青在一起呢?
  “快了。”旭云低下头,用他的额头抵在我的额头上,双手捧起我的脸,轻轻抚摩了一下温声道,“等回到燕城,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真正的过上幸福生活了。小荷,相信我,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,我都不会在乎。只要你现在在我身边,我就满足了。”
  “我也只要你和小雨就足够了……”我被他这句话感动到了。
  至于阮青,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真的像是一个闯入者。让我不安;让我和旭云的婚姻岌岌可危;让我好像逃离阮寨。
  本做好要挣脱和旭云这场满是谎言的婚姻泥潭,可现在被他紧紧抱在怀里的这一刻,我舍不得,真的舍不得!
  旭云听到我这话,重重的舒了口气,然后抬起我的下巴,就低头霸道的吻住我的唇,什么话不再多说,所有的感情,都在这一吻中传递给我。让我知道,他和我一样,很爱对方,很在乎这场婚姻。
  吻完,我以为他就结束了,谁知道,他突然打横将我抱起,走到药柜前方的柜台上放躺,气喘吁吁的看着我,“老婆,我想现在就要你……”
  “可是……可是这里是药房啊,万一有人突然闯进来怎么办?”我找着借口拒绝道。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自从知道和阮青有过一段之后,面对旭云这样的亲近,有些排斥。以前是害怕他的强迫,现在是排斥他的亲近。哪怕是温柔的,也接受不了。
  所以,说话间,我伸手捂住衣领,想要从柜台上下来。
  可不等我下来,旭云就按住了我的肩膀,将我从新按躺,随后身子压了过来,“这里比任何地方都方便,因为,门上同样有守门虎,只熟悉我和你身上的味道。所以,不会有人闯进来打扰到我们。”
  “可是……”我被他压过来,脑海里浮现出之前做的那个梦,梦里和阮青的画面,让我心里产生一股内疚感,猛地化作力量,将旭云给推开了。
  旭云见状,满脸都是恼色,却什么话也没说,只剜着我深呼吸。
  我顿知自己行为过激了,忙内疚的朝他道:“对不起旭云……我……我现在不想这样,只想快点给毛竹除心蛊,将这件事情解决掉。然后和你离开寨子。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长,你只要想……我都不拒绝你,现在,放过我好吗?”
  “放过你……”旭云好像被这三个字激怒了,气的磨了磨牙,才接着道,“白荷,夫妻之间做这种事情,没有哪个老婆会拒绝老公,并且求他放过她的!你这样,真的很伤我的心你知道吗?好像我只有逼迫你,才能得到你一样?!”
  话末,气愤的一拳锤在我身旁的柜子上,发出“咚”一声,吓了我一跳。
  “旭云我……”我想要道歉,但话还没说完,他已经收回手,转身快步离开,像是懒得再听我解释一样。
  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屋子里之后,心痛难耐,我究竟是怎么了,明明是爱他的呀,为什么他一亲近我,我就这样排斥他呢?
  默默在三楼药房难受了一会,就听到二楼处传来歌声,好像是白雪的声音,不过,歌声嘶哑,很难听,似乎是哭着在唱歌一样。
  我这才想起来,她的一只手没了!这会肯定很难受,比起她来,我心里的这点痛,就不算什么了。
  我收拾了心情,忙去了二楼病房寻她,最后在拐角的一张光线昏暗的病床边看到她了,此时,她蜷曲在床上,手捧着那只被截肢,缠满纱布的手臂,一边哭一边唱着歌,这带着哭腔的歌声,听的我很心痛。
  几步走过去,轻声喊了她一下,“白雪?”
  本以为她看到我,会不理会,或者有力气的话,大骂我,结果,她却停下唱歌,异常平静的转过头,满眼含泪的看着我道,“小荷,你来啦?”
  声音很沙哑,但这次我却觉得她声音比以往哪次都好听。
  “嗯。你感觉好些了吗?”我小心翼翼的问她,生怕她会以为我不是来关心她,而是看她笑话的。
  “好多了。至少,晚上不会痛的那么厉害了……只是,我好像以后都弹不了琴了。”白雪说到这,眼泪就又从眼眶里流淌出来,“妹妹,以前我觉得爸妈生你出来,就是个错误。你一出生,克死了双胞胎弟弟,然后爸爸就破产了,妈妈还因为生产,落下病,在你出生的三四年里,都下不了床,本来幸幸福福的一个家,就这样因为你的出生而毁了。我恨你恨得要命,我想丢掉你,认为那样我们家就可以恢复原来的样子了。可是,当你被旭云哥送回家之后,我才发现,或许有你这个妹妹也不是一件坏事,起码,你让我认识到了一直想接触,却接触不到的赵氏独子,赵旭云!还可以跟着你一起喊他旭云哥哥……”
  说到这,她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,缓了一会,她深吸了口气,才又接着道,“这么多年来,我之所以变得那么优秀,目的就是想要被旭云多看一眼。以为他将来娶得肯定是我……你不知道,当他说要我做她女朋友的那一刻,我多么激动!我那时候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。可是……可是当着他的面,我接到你打过来说嫁人的电话后,一切都变了……我的幸福没有了,他突然就消失了。等我再遇到他的时候,他竟然就成了你的老公……我不甘心,一直都不甘心。”
  “对不起……我不知道我和旭云,把你伤害的这么深。”我闻言,愧疚的道歉。
  我真的没想到白雪和旭云之间还有这么一段。
  “你不要和我道歉,我知道不是你的错。是我……是我自己一直在一厢情愿!当赵旭云面无表情的给我做截肢手术的那一刻,我才知道,他心里从来没有在乎过我。以前会去我们家,也不是为了见我,而是你……他约我出去,和我说十句话中,总会有一句问到你,估计,其他那些话,都只是为问这一句做铺垫吧……只有我傻傻的看不清。现在,我已经是个残废了,知道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他在一起,我现在只能希望你和他好好在一起,至少,那样他还算是我的亲人,我还能时常看到他。所以,你不要辜负他,不然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说到最后,白雪止住哭泣,朝我认真的道。
  我没想到白雪会对我说出这番话来,看样子,她是真的看开了。
  我自然不会辜负旭云,所以,朝她点点头,“放心吧,我也很爱旭云,怎么可能辜负他?”
  “那就好……”白雪闻言,这才闭上眼睛,休息了。也不再唱歌。
  这时,病房的门被敲响,旭云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处传来,“小荷,毛竹已经在楼下的手术台躺好了,你下来吧。”
  他在门口多久了?我和白雪的话他不会听到了吧?
  估计是听到了,不然,没这么快理我。
  白雪听到他的声音,才睁开眼,泪水又流淌出来,但没说话。
  我便和她打了声招呼,开了门,走了出去。
  出来时,旭云正背着手,站在门口,听到我开门声,看了我一眼,然后带着几分调侃道:“听见了?”
  “什么?”
  “你姐说让你别辜负我,你得听话!不然,不仅是她不放过你,我也不可能放过你!”他一把拽住我的胳膊,将我拉到他眼前,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,“就连小雨,我也不会放过!”

阅读分类

恐怖小说 道士小说 盗墓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网络小说 外国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作家列表
顶 ↑ 底 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