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主页
鬼大爷名著 · 道士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道士小说 > 蛊夫2 >

067,阿爹,谁是阮青?

  旭云闻言,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,和我对视的眸里闪过一丝心虚,但转瞬即逝,很快就恢复正常神色,“梦里的事,你当什么真?”
  “可你说过,我之前做的那个梦是真的。”
  “那是之前的梦。不是每个梦都是真的。小荷,你要分清楚现实和梦境。不要将两者混为一谈,给我们之间的感情带来伤害。”旭云说到这,伸手将我脸上的发丝拂开,声音温和。
  虽然是温和的语调,可这句话满是不容置辩的警告意味。
  如果是以前,我肯定不会再多说什么,而是朝他点点头,窝在他怀里,沉浸在他的宠溺中。
  可现在,我只觉得他很虚假,哪怕是拂开我发丝的宠溺动作,都让我有点受不了了,“那你说,你会骗我吗?”
  问这话的时候,我看着他的眼睛,不想漏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  他睫毛微转,眼瞳转动了一圈,才道:“会。”
  我以为他会说不会,没想到他想了半天,会对我直接承认说会!
  我的心被这一个字刺痛了一下,“为什么会骗我?你不是说,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互相信任吗?”
  “欺骗也分为善意的和恶意的。确实,夫妻之间要互相信任。但更重要的是,在建立双方都安好的基础上。如果我的坦诚让你受伤害,甚至会让你离开我,我为了你、为了这场婚姻,我会隐瞒你,甚至欺骗你。就像你之前隐瞒我和阮青见面的事情一样。你不就是为了给我治病,又怕我误会你,毁了这场婚姻,才不得已而为之吗?同样的,我遇到类似的事情,也会这么做……所以,我理解你之前的隐瞒,并原谅你。”旭云很认真很坦诚的和我说道。
  他这长长的一句话里,不就是告诉我,他确实有时会隐瞒我,欺骗我,但都是为了我,为了这个家。言外之意还透露出,他原谅我之前隐瞒的事情,是因为理解。以后如果我也遇到这样的事情,也应该理解他……
  我不笨,听得懂他话里话外的意思。
  可是……
  “可是,如果你的欺骗或隐瞒,伤害到别人,我做不到原谅!”我说完这句话,泪水就又不知不觉从眼眶里流淌出来。他没有回应我了,只是神色复杂的看向我。我便深吸一口气,接着道,“旭云,我爱你。我不舍得失去你。可不表示我不能。所以,无论是过去或者是现在,你如果因为欺骗我而伤害到别人,或正要伤害别人。我希望你适可而止。”
  他别过头不再看我,似乎正在深思我这句话。
  我见状,接着道:“明天开始,我就像你说的那样,先给大壮解蛊,然后再给村民解。直到全部解完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我们都必须离开这里。”
  我深爱着他,所以,我肯给他一次机会,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。如果他同意我这么做,打消阮青所提到的那些目的,我就宁可当一辈子傻子,留在他身边,活在他谎言的世界里,陪他演一辈子幸福生活的戏。
  只是这样,好像对阮青不公平。可他们两个人之间,我只能这么选。不是为了我,而是为了小雨。我真的不敢想,突然有一天,他得知自己不是旭云的孩子时,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。
  闻言,旭云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颊,深叹了口气道:“这不是本来就计划好的吗?我同意你给村民解蛊,但真的要先让大壮试试,我们不能拿村民的性命开玩笑。等你真的能解掉村民身上的蛊后,我们就可以毫无顾虑的离开这里了,我这高兴还来不及,哪里会不同意?”
  他这样谨慎对待我解蛊的事情,而且,除了大壮被他残忍杀了以外,对村民他或许算不上关心备至,但绝对是认认真真、兢兢业业给他们治病的。有时候,村民买不起的药,他都是帮他们垫付的。这样的他,我真的不相信会是朱洵他们口中虚伪狡诈阴狠的坏人!
  或许,杀阮青这件事,是他逼不得已。
  或许,他隐瞒我小雨是阮青孩子的事情,也是因为补偿我呢。很有可能是我为了得到阮青手中的古方,出卖了自己给他,得到古方后的旭云知道真相,对我心生愧疚,然后娶了我,接纳了小雨……
  这样想来,旭云并不是坏人。
  只是唯一让我想不通的是阮青,他为什么会进地窖?还说是为了我和小雨。
  “小荷,你真的是因为刚才那个梦,变得这样多疑吗?”旭云在我看着他想心事的时候,突然问了我这么一句。
  我被他这么一问,心虚的别过头,“也不是。”
  “那还有什么原因?”旭云追问。
  “还有……还因为我突然想起好多人说小雨不像你,像阮青,我有些害怕。害怕他不是你的孩子;害怕我不是那么的纯洁;害怕我真的和阮青……”
  “没有!谁敢和你胡说八道!是谁?”旭云一听我这么说,顿时火冒三丈,一下捏住我的胳膊,通红着双眼,看向我怒问。
  我见他这么激动,就知道这件事或许是他心底的痛,我触碰到了,他才怒成这样。我也终于明白,他总是为什么那么生气我提到阮青,那么敏感多疑了。
  我自然是不能告诉他具体是谁说的,只垂下眸,不再和他对视,“戴婆婆就认错过小雨……还有很多人也说过,具体是谁,我也不记得了。”
  旭云闻言,捏我胳膊的力度更紧了,“你不说,我也猜到是哪些人。他们都是阮青的人,自然会为了离间我们夫妻感情不择手段。连这样子虚乌有的事情,都拿出来说。你不要信!你只要记住,你至始至终都是我赵旭云一个人的!你是我的,小雨也是我的。其他不要多想。”
  “好。”以免他更加激动,我便只能无奈的顺着他。
  看他的表现,我就已经很清楚,他在自欺欺人。以为,只要谁都不说,他也不说,这件事就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。我很心疼他,这两年,他是怎么自我催眠的?怎么会视小雨如己出呢?毕竟小雨的父亲阮青,是他的情敌。
  我也终于明白,朱洵为什么说,阮青和旭云间的仇恨算是不共戴天了,旭云的性格,是不可能放下这样的仇恨的。
  “好了。时间也不早了,先休息。”旭云随后调整了一下情绪,便将我放回床上,替我盖上被。转身,就去衣柜那边找换洗衣服了。
  看样子,是要去洗澡。我便没再多说什么。
  但他这次洗澡明显比之前用的时间要长,而且,回来的时候,显得很劳累,躺下,搂着我就睡着了。
  只是睡梦中,像之前那样,喊着我的名字,并一遍遍的重复着我是他的。以前听到这话,我没觉得有什么。可现在听到,心疼不已。他是被我和阮青的事,刺激到了吧!
  我觉得,他和阮青都没有错。错的是我。他们不该再因为我而互相攻击,我必须要赶紧和旭云离开这里。
  这一夜,我无眠到天亮。
  然后早早起来做好了早餐。端出来的时候,看了一眼柴房那边,发现压在地窖上的柱子什么的被移开了。顿时了然,旭云昨晚洗澡之所以那么长时间,应该不只是去洗澡了。还顺便检查、并处理了那具焦尸。只是,不知道他有没有被阮青他们骗过去,误认为那是阮青的尸体。
  因为想要搞清楚这一点,所以,吃完早饭,我便试探性的对旭云道,“对了,旭云你说,阮青被他的人带走了,还会不会回来?”
  旭云扫了我一眼,目光有些冷,“如果不想死,自然是不会冒险回来。”
  估计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有些不对劲,他忙又补充道:“村民那么恨他,一看到他出现,自然不会放过他。他要是想息事宁人,肯定不会回来。但要是冒险回来,只可能是满腹仇恨,将这些年的屈辱一并还回来……”
  我被他这样一说,心里触动了一下。我总是怀疑自己的丈夫,怎么就没怀疑阮青呢?他之前也对我说过,他和旭云之间必定有场恶斗,这分明就是想要报复的意思,明显不会息事宁人了。怎么办?
  “阿爹,谁是阮青?”小雨这会听我们说话,忍不住好奇的插嘴道。
  哪知这一问,旭云立马回给他一个凶狠的眼神。这吓得小雨忙钻进我的怀里,不敢看他了。
  我忙拍了拍小雨的后背,窥了一眼旭云的表情,见他还在那生气,忙道:“小雨,大人说话,小孩以后不要插嘴。”
  “赵晨雨,你给我听好了。你阿爹姓赵,你阿爹和你说过的话,你一定要听。我现在就告诉你,那个阮青是谁。他是这个寨子里的大坏蛋,没有人不恨他的。他害死了很多人;他很该死……”
  “好了!”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他这样在小雨面前,诋毁他的亲生父亲了,这样做,会让我觉得他很卑鄙!所以,猛地打断他的话。

阅读分类

恐怖小说 道士小说 盗墓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网络小说 外国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作家列表
顶 ↑ 底 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