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主页
鬼大爷名著 · 道士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道士小说 > 蛊夫2 >

052,你老婆孩子呢?

  “赵旭云那样普通的医治方法,是会让你留下伤疤的。”他这句话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,又算是没有回答。
  但说完这句话,他就身子低了一下,将我轻轻放下。
  我用未受伤的脚先着地,然后扶着他的胳膊站起来,等站好后,我才发现,他个头比旭云要高些,体形也强壮一些。只是脸上满是泥土,同样的看不清相貌。
  “你先扶墙站好,等我几分钟。”他见我站好后,扶着我走到墙壁道。
  我闻言,伸出未受伤的手扶着湿答答的墙壁,奇怪的看着他,有些好奇他一会将怎么医治我,会不会真的不会留疤?虽然我对他不太了解,但无论是寨子里的村民,还是县城生生堂里面的店员,都说阮青医术很高,甚至称他为神医。而我当初好像也是为了从他这得到什么古方,才来的阮寨,由此可见,他的医术确实比旭云高一些,所以,我这会并没有质疑他的能力,而是好奇他的医治方法。
  他和我说完这句话,便拖着锁链,朝地窖的黑暗处快步走过去。本以为,他走几步就会停下来,哪知道,他拖着锁链,一直走到脚下声音听不到为止!这一点让我有些吃惊,这地窖似乎很大,不然他怎么可以走那么久?
  只是,前方太黑,我什么也看不到,不然,我一定要好好看看这地窖的结构。
  又过了一会,锁链拖地的声音才又传了出来,并且越来越近,可见他折了回来。
  即使那边黑漆漆的,我还是朝那边看过去,等待着他走出黑暗,来到我跟前。
  随着他走近,那边也传来一阵阵草木的清香味来。让我更为好奇了。
  等他走到光亮处时,我发现他的左手是窝着的,好像捧着什么东西在手心。我便将目光都移到那只手上去了。
  他在离我一步之遥的位置时,停下了脚步。但我却看清了,他手心里放着一只深蓝色的小蜗牛,接触到亮光之后,它将触角和身体都缩到了壳里,一层淡紫色的液体就从它壳里溢了出来。
  我从未见过紫色的蜗牛,看的惊奇不已,“哇,这紫色蜗牛又是什么蛊吗?好可爱!”
  “对,它是益蛊虫,叫紫蜗,见阳光后会分泌出一种保护的原液,叫做紫蜗液,一个小时内涂在伤口上,就是快速愈合伤口和去疤的良药。”见我问,阮青将手朝我这边伸过来并张开,将手心里的紫蜗递给我看。
  这下我看的很清楚了,只是,它很怕阳光,并不敢露出头来,只留鸡蛋大小的螺旋紫壳,和一堆浅紫色粘液,在阮青的手心,随着阳光照射,泛着剔透的光泽。
  “我是知道普通的蜗牛液可以做面膜,没想到这种紫色的蜗牛还可以疗伤除疤,太神奇了!”
  我说话间,伸手准备去触碰它,结果阮青一下缩了手,并告诫我,“紫蜗液在一个小时内是良药,一个小时后,就是毒液!所以,轻易不要碰它们。”
  被他这么一说,我又缩回了手。果然是蛊物,再可爱都逃不出“毒”字。
  “你把上衣、脱了。”
  正在我看着他手中的紫蜗心有余悸的时候,他突然对我说出这句话来。并且,他说的很随意,没有一点的不自在。
  可我听了之后,脸颊猛然发烫,扶墙的手立马收回,捂住衣领,“你……你要干嘛?”
  在问他这话的时候,我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上次他突然拽掉我罩罩除心蛊的画面来,更是脸烫心跳不稳,警惕的看向他。
  他这时,好像才意识到这句话有些不礼貌了,便眼神闪烁了一下,道:“我想尽快给你伤口上药而已。不然,一个小时内紫蜗液没有被伤口吸收,会毒害你的身体,就适得其反了。”
  原来只是想给我上药而已,不过……
  “我自己涂就好。”我可不想自己的身体被他看到,不然旭云要是知道了,还不得气疯?而且我也会很尴尬。
  “想必你也知道我原来是这的蛊医,医生的眼中,不管男女老少,都是他的病患,只救人,不会多想。你不用害羞。”阮青朝我认真严肃道。
  虽然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但眼神很正常,并没有什么清欲之色在里面。但是,我一想到他给我涂药的画面,就尴尬的不得了,“不行,你虽然是医生,可以做到心无旁骛。但我不是医生,除了老公,我真的接受不了别的男人这么近的碰我。要么你让我自己上药,要么就送我上去。”
  “你宁可留疤,也不肯让我……”阮青闻言,低下了头,垂眸,不再看我,话音渐渐低了下来,“算了,不怪你,是我自找的。”
  话末,重新将紫蜗递过来给我。
  我见状,就知道他是同意让我自己涂了,于是高兴的从他手心里接过紫蜗。紫蜗被倒了一下手之后,估计是以为遇到危险,又在我的手心分泌出许多紫色液体。我便赶紧窝起手,不让紫蜗液流淌出去。
  见紫蜗液收集的差不多了,我便朝阮青看过去,准备喊他离开,结果,他不用我说,就转过身,背对着我了。虽然不是离开,但这样他也看不到什么,所以,我便舒了口气,缓缓用受伤的手,艰难的解开衣扣,找到伤口,涂上了这略带草木香味的紫蜗液。
  等给腿上的伤口涂完,我已经是累的精疲力尽,虚汗直冒了。但是伤口处,感觉不到痛感了,只有冰冰凉凉的清爽感觉。
  “好了。”我整理好衣服后,发现阮青还背对着我的,便喊了他一声。
  他这才缓缓转身,打量了我一遍,问道:“还痛吗?”
  “真的很神奇,伤口已经不疼了。”我笑着回道。
  阮青发白的浓眉渐渐松开,舒了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说话间,目光落在我的脸上,渐渐眼神有些不对劲了。
  这让我有些不自在,忙将紫蜗递还给他,“这可爱的紫蜗牛还给你,谢谢!”
  “我说了,你对我永远不必说谢。”他却并没有因为我道谢而高兴,接过紫蜗后,淡淡的道。
  “啊?”他什么时候对我说过这话?
  哦,对了,之前好像用火蝶摆过一行字,是让我不用和他道谢来着。这人还真有意思,不喜欢别人感激他,而且,还把自己关在这黑暗的地窖里。要我在这里呆一天,我估计都会崩溃。
  “你和赵旭云在一起,幸福吗?”沉默了一会,他突然问了这样一句话,只是说话的声音很低。
  我又和他不是很熟,他怎么问我这样的问题呀?可介于他刚才给我紫蜗医治伤口,所以,我就回答了他,“以前因为个别的原因,并不觉得多么幸福。可这几天,他改变了一些,让我觉得还行。”
  我回答他之后,他别过了头,不再看我,而是目光有些伤感的朝黑暗处看去,似乎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来了。
  我便趁机问他,“听说你在来地窖前,有一个孕妻待产,那她人究竟在哪呢?还有你为什么要抛下她和孩子,到这地窖里来呢?你们过得不幸福吗?”
  他闻言,猛然转过头,紧皱浓眉,睁大眼睛,激动的看向我,“究竟是谁告诉你这些的?你又为什么总问我这些?要是被赵旭云知道……”
  他言语中有些惊慌的感觉,让我很不解,“你在紧张吗?旭云他知道,只是,我问他关于你孕妻的下落时,他很生气,并且……呃……”
  我话还没说完,他猛地伸手一把捉住我的手臂,低头朝我警告道:“别在他面前提到我,更不要提……”
  说到这,他看我的眼神变得好奇怪,随后还有泪水从里面滚落,“更不要提我的老婆和孩子。”
  “这么说,你是真的有老婆和孩子了?”我抓住重点,“那他们在哪?”
  不知道为什么,我得到他承认有老婆和孩子时,我竟然慌张起来。脑海里同时也浮现出戴婆婆认错小雨是阮青孩子的画面来,还有……还有我在旭云来阮寨之前就怀孕了,而药店的店员说过,我曾经和阮青一起来到阮寨……
  面对我的追问,阮青猛地松开我的胳膊,转身就要往黑暗处走去,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拉住他,“你还没回答我呢,你说,你的老婆孩子在哪?还有……还有在旭云来这之前,我是不是跟你来到阮寨?我们……”

阅读分类

恐怖小说 道士小说 盗墓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网络小说 外国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作家列表
顶 ↑ 底 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