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主页
鬼大爷名著 · 道士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道士小说 > 蛊夫2 >

026,发病的旭云

  “戴婆子,我老婆和我一样,都是外乡来的,只是先一步到这里,之前和阮青有过接触,但只限于主雇关系,估计你之前见他们一同出现过,就误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不过不要紧,现在我和你解释清楚就行了。你要的东西就在这,本来我们之间也没什么恩怨,所以,我们尽快了结这件事吧。”旭云不等她说完,就打断了她的话,催促道。
  听旭云这么一说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之前我和阮青接触过,可能是和他一同出现在戴婆婆面前,让她误会我和阮青的关系了,才会误认为我是阮青的老婆,因而接走小雨的。
  弄明白这一点,我压在心头的大石就松开了,整个人都轻松不少。
  “不是吧……我记得……”
  “老婆和孩子确实是我赵旭云的!还请戴婆子你不要自以为是的误认。”戴婆婆刚要质疑,旭云就再次打断她的话,语调满是警告的意味。
  戴婆婆见状,沉默了好一会,最终叹了口气,“哎,算了,反正只要给我碧皮银心,我管这伢子是谁的儿子呢!”
  说到这,松开抱小雨的一只手,朝旭云伸过去。意思很明了,就是要那条碧皮银心的蛇。
  旭云也不耽搁,将装有碧皮银心的盒子递给她,与此同时,另一只手一把勾住小雨的腰身,猛地将他拽进自己的怀里。所以,在戴婆婆拿到盒子的时候,他也将小雨安安全全的抱在了怀里。
  我看到这,屏住的呼吸,瞬间恢复,“太好了,小雨得救了!”
  旭云把小雨抱到怀里之后,低头看了看,估计是瞧出他没什么问题,便朝戴婆子看过去了。
  戴婆子接过木盒之后,就迫不及待的将盒子打开一点小缝,居然凑到鼻尖闻了闻气味,然后又合上了,“果然是碧皮银心的腥味……我还以为只有正宗阮氏蛊族出生的阮二子能养出来呢,没想到你一个外乡人,居然也能搞到它!看来你不简单。”
  旭云只傲然的扬起头,并没有理会她。
  戴婆子就收起木盒,朝他又问了一句,“你和阮家二子是不是很熟?”
  “戴婆子,碧皮银心在盒子里最多关半个小时,不然会死掉,化成一滩污水。我要是你,可没闲心在这问一些和自己无关的问题。”旭云终于肯理她,只是并不是回答她,而是提醒她。
  戴婆婆闻言,果然转身就跑走了。她虽然老,但腿脚特别利索,几下就消失了踪影。
  她走后,我彻底的舒了口气,正要准备起身去找旭云,结果旭云的声音突然从那边传来,“你们还不出来,打算在那等我请你们出来吗?”
  他这话一出,朱洵就低咒了一句,“靠,果然是狡狐云,离得这么远,还是发现了我们。”
  而我则在朱洵低咒的时候,已经从草丛里走出来,朝旭云那边跑过去,“旭云,小雨他怎么样?”
  旭云这会抱着小雨转过身朝我看过来,因为天已经彻底大黑了,所以,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但总感觉到一股慑人的压迫气息朝我笼罩过来。
  “不是让你在宾馆乖乖等我吗?怎么会躲在这?”他等我走到他身边后,朝我不悦道。
  我并没有立刻回答他,而是伸手要去抱他怀里的小雨,结果被他身子一偏,给躲开了。我扑了空,心里失落落的,“让我看看孩子!”
  “你受伤了,我不觉得你还能抱得住他。放心吧,小雨没事。”旭云虽然语气不悦,但还肯解释给我听,便知道他并没有真的生气。
  “可他怎么到现在也不说话,睡着了吗?你让我看看。”我拽了他胳膊一把,他这才将身子朝我这边凑过来,因此,我看到了小雨。只是天太黑,只隐约看到小雨闭着眼睛,似乎陷入沉睡中。呼吸声音均匀,确实不像有事的样子。
  “他被戴婆子喂了一种叫拦盗香的谜药,明天早上差不多就能醒来。”旭云解释道。
  “不会伤他身体吧?”我则担心这一点。
  “拦盗香而已,没事的。”这句话不是旭云回答的,而是走过来的朱洵回答的。
  他这话一出,旭云就朝他那边看过去,“看样子,我老婆是你带过来的了。朱洵,没想到你到现在还没有放弃寻找阮青的心思,果真是同窗情深。”
  “嗞嗞,不愧是狡狐云,一看见我和你老婆一起出现在这,就猜测到是我去找她是干什么了,更是猜测到是我把她领到这来的。这智商也没谁了。”朱洵咂舌道。
  “下一次,你要是再敢骚扰我老婆,别怪我不友善。”旭云警告他道。
  明明旭云语调淡漠,却有股慑人的压迫气势在里面,让朱洵立马就住了嘴,再不多说什么。
  “我们走。”见朱洵不再废话,旭云朝我丢下这句话,就抱着小雨,率先往桥下走去。
  我忙要跟上,结果我之前摔伤的膝盖,因为走下坡路,猛地牵扯到伤口处,疼得我条件反射的膝盖一屈,噗通一下,跌跪在地。
  “小荷?!”旭云一听到我跌跪在地的声音,担心的回过头来看我。
  我生怕他担心,忙伸手去扶一旁的桥扶手,“我……我没事,你先走。”
  可旭云根本就不听我的,这会已经折回来,抱着小雨蹲下身,腾出一只手摸向我的膝盖,我不备他这突然摸过来,吃痛的“嘶”了一声,他就条件反射的缩了手,“你的膝盖流血了,伤得不轻,怎么搞的?”
  “没什么……就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去了。”我小声说道。
  其实,我之前追朱洵,从宾馆摔下楼梯的时候,不仅仅是膝盖受伤了,还有肘。现在全身都痛,但我怕旭云担心,只强忍着说自己没事。
  旭云闻言,猛然抬头朝我身后的朱洵看过去。
  朱洵被他这样看着,忙解释道:“你看着我做什么,又不是我推你老婆下楼的,是她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。不过说真的,我真没想到你老婆会这样没用……不不……是这样柔弱。”
  “如果不是你去找她,她现在还好好呆在宾馆里!朱洵,我告诉你,小荷之前难产休克,记忆受到损伤,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。你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,别再为难她!”旭云站起身,语气冰冷的朝朱洵再次警告道。
  “原来是真的失忆了……”朱洵低声自语了一句,就没再多说什么。
  这时,旭云猛地将怀中的小雨送到朱洵的怀里,“好好抱着我儿子。”
  “干嘛让我抱他?”朱洵接过小雨,不解的问了句。
  旭云却没及时回答他,而是突然把我打横抱起,才朝他回答道:“你不抱我儿子,难道想抱我老婆?”
  “呃……”这话一下就让朱洵语塞了。
  我更是羞到了,拽了拽旭云胸口的衣服,小声道:“我可以自己走的,小雨还是你抱着吧……”
  “放心,他这人虽然嘴碎,但还不会伤害无辜的孩子。”旭云扫了朱洵那边一眼,就抱着我朝前走去。
  旭云果然对我的心思了如指掌,知道我是怕朱洵对小雨不利,毕竟他和阮青那十恶不赦的人是好朋友,心地也好不到哪去。可这会听旭云这样一说,我也就稍稍放下心来。只不过,一路上我都是翘着头,注视着身后抱小雨的朱洵的。
  等被旭云抱到县城有路灯的地方,猛然发现朱洵突然停下脚步,目光死死的盯着怀中小雨的脸看。我见状,有些担心,忙拉了拉旭云的衣服,“旭云,他停下来了。”
  旭云闻言,扭头扫了后面的朱洵一眼,随后无所谓道:“没事,他只是觉得小雨太可爱了,多看两眼而已。”
  话末,继续往前走去。
  而我却很不放心,翘着脑袋朝他那边看过去。过了一会,就见朱洵抬头朝我们这边看了一眼,然后抱着小雨追了上来,但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沉重。
  回到宾馆房间后,旭云把我放躺在床上,又从朱洵手里接过小雨,放躺在另外一侧的床上,就将朱洵请了出去。
  朱洵临出门的时候,还突然问旭云小雨的生日,旭云没理他,他只好悻悻的离开了。
  他走后,旭云这才深深的舒了口气,走到桌边,把从寨子里带来的医药箱拿到床头柜,替我处理起膝盖和手肘处的伤口来。
  看着他认真给我处理伤口,我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旭云,你怎么知道戴婆子说的老地方是那里呢?还有,听朱洵说,那条碧皮银心的蛇很难搞到,你是怎么……嘶……”
  我话还没问完,就感觉旭云给我清理伤口的力度加重了一点,让我忍不住吃痛的喊出声。
  旭云闻言,缩了手,低头朝我看过来,“我自有我知道的途径,你不需要知道。另外,我希望你不要随意轻信陌生人的话,更不要跟着他到处乱跑!你知不知道,朱洵和阮青是一丘之貉,他们都是养蛊之人,心狠手辣。如果你稍微惹他不高兴,很有可能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为了我和小雨,我真的拜托你别再这样。”
  果然朱洵也是养蛊的人,难怪之前会放出一只黑蜘蛛在门上阻止我赶他出去了。只是当时我太担心小雨,并没有多想。
  旭云虽然是在训斥我,但我知道他是担心我,为了我好。所以,心里即使再不高兴,还硬是朝他挤出一抹笑容来,“知道了,以后我再不这样。”
  “你啊……”旭云见我乖巧的答应他,瞬间阴沉的脸色就缓和下来,伸手摸了摸我的脸颊,目光渐渐变得怜惜,“看到你受伤,感觉我比你还疼。”
  旭云心疼我,我是能感受到的。便哄他道:“这些伤,看着挺厉害的,其实一点都不疼的。你别担心我了,快去洗洗睡吧,你昨晚可就没睡好。”
  旭云被我这么一哄,倒是松开了紧皱的眉头,朝我额头亲了一口,就去洗澡间洗漱去了。
  我估计是累坏了,扭头看着对面床上的小雨没多会,就睡着了。
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只听到“哗啦”一声,像是什么东西掉地发出来的动静,便一下被惊醒,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看向洗澡间方向,喊了一声,“旭云?”
  结果没得到旭云的回应,可洗澡间的灯还是开着的,里面也有淋浴的声音传来。
  难道是旭云洗澡没听到我喊他?
  这样一想,我又喊了他几声,均没有得到他的回应,这引起了我的担忧,忙掀开被,忍着膝盖伤口的痛,扶墙走到洗澡间门口,伸手正准备敲门,却发现门虚掩着的,我轻轻一推,就给推开了,“旭云?”
  结果,门一被推开,我就被里面的情形惊到了,只见旭云躺在地上,双手紧紧抱住头,身子蜷缩起来发着抖,我见状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,顾不得膝盖处的伤口,冲到洗澡间,就跌跪在地,拽起他的胳膊来,“旭云,你这是怎么了?别吓我呀!”

阅读分类

恐怖小说 道士小说 盗墓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网络小说 外国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作家列表
顶 ↑ 底 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