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主页
鬼大爷名著 · 道士小说
目录
位置:主页 > 道士小说 > 蛊夫2 >

002,有节奏的敲击声

  “老公,你说什么?”我发现他的目光变得好可怕,便怯怯的问了他一句。
  “我是说那几条毒蛇怎么还不死……”旭云听到我的声音,眸中闪现的寒光渐渐消退,温声朝我解释道。
  我这才舒了口气,“哦。”
  原来他是在说蛇。
  见状,他眼中的寒气渐渐散开,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嘱咐道,“你先进屋,我去把那几条毒蛇除了,顺便提一袋子米上来。”
  我却在他转身往外走的时候,一把拉住他的胳膊,“老公……”
  “怎么了?”他蹙起英气的长眉,疑惑的看向我。
  我带着几分祈求的娇声说道:“那蛇又没伤害我们,你就别弄死它们,把它们赶走就好。还有你自己得小心点,别让它们咬了。”
  他看了我好一会,才微微点头,“好。”
  随后我见他拿起院子里的一把铁锨去了后院的柴房,我便进屋关上了门,生怕蛇在他驱赶之下逃进屋。
  “阿娘……阿娘……鼠鼠又打洞了!”
  关上门没多久,小雨的声音从房间传来。我连忙走向他的房间。
  一走进他的房间,只见他胖乎乎的身子趴在水泥地上,耳朵更是贴在地面上,一脸认真的听着来自底下的动静。
  我生怕他着凉,走过去一把将他抱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脏灰,“你这小子,阿娘不是告诉你地上很凉很脏,不可以趴在上面吗?”
  “可是阿娘,地底下的鼠鼠打洞洞的声音很好听啊。”小雨被我抱起来,很不满的想要挣脱下去。
  “你这孩子,老鼠打洞的声音有什么好听……的……”就在我教育小雨的时候,地底下突然又传来了敲击声。而且这声音确实很有节奏,很好听,并不像是老鼠打洞的声音。于是我放下闹腾的小雨,侧耳听了起来。
  “咚咚(低声)……咚咚(高声)……咚咚(低声)……咚咚咚(低声)……咚(高声)……”
  可到了三下高声的时候,敲击声截然而止了,这让我都忍不住跪在地上,耳朵凑到地面上去听。结果这样屏住呼吸等了好一会,也没有声音再传来了。
  “阿娘,我还要听鼠鼠打洞的声音,好好听!”小雨这会听不到这声音了,就抱住我的胳膊摇晃起来撒娇,这让我回过神来。
  我怔怔的看着他,心底有些发慌。刚才那敲击声很有节奏,分明不是动物能够敲击出来的,应该是人为……
  人为?
  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小雨的房间底下有人在那?!
  可冷静下来一想,这房间的地下全是泥土,怎么可能有人?
  “吱呀……”
  这时,堂屋的大门从外面被推开了,旭云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,“可以点火做饭了。”
  “阿爹!家里有鼠鼠打洞呢!”听到旭云的声音,小雨忙甩开小胖腿,朝他跑过去。
  “你慢点跑,别摔着。”旭云见他跑的步伐歪歪扭扭的,忙喝止住他。
  小雨最怕他,被他这么一凶,也不敢跑了,只小心翼翼的迈着腿朝他走去。估计被他打断,小雨就没再说老鼠打洞的声音来。
  我此时也收回心思,转身朝旭云走去,“你把蛇赶走了?”
  他现在提着一包大米,稳稳走进来,额头上全是汗。可见刚才一定是驱赶蛇的时候,费了不少的力气。否则的话,他单是提一包大米不会这样累的满头是汗的。
  他闻言蹙了蹙眉,无奈的道:“你不让我伤它们,可那几条蛇敏捷的很,我一赶它们,它们就往柴禾堆的缝隙里钻,哪里赶得走。”
  “那随它们去吧,反正以后我和小雨不靠近不就行了。”我说话间已经先小雨一步走到旭云身边,拿起兜里的手帕,给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讨好的看着他。
  他见状,只好勉为其难的道:“真是拿你没办法。就先这样。”
  小雨这时也终于走过来,一把抱住他的腿,抬起头,可怜巴巴的看着他,让他抱抱。
  他没辙,只好将他抱起来,然后就一手抱着他,一手提起米袋子,往厨房里走了。我忙跟上,然后淘米做早饭。
  当我做好早饭的时候,旭云已经洗完澡,还顺便带着小雨也洗了脸出来。父子俩均穿着整洁的白衬衣,坐在桌边,看起来很是文明。
  “吃完饭,你今天跟我去堂子里帮忙吧。”等我坐下吃饭,他将剥好的鸡蛋递给我,朝我道。
  堂子,就是他行医工作的地方,城里叫医院或诊所,但在我们这,称为医堂子,简称堂子。平时他都不让我去的,说那里病人多,病菌自然也就多,担心我会被传染什么的。
  “让我帮什么忙?我又不会行医。再说了,小雨怎么办?”我疑惑道。
  “小雨可以送到大壮家,他妹妹丽香不是最喜欢带小雨玩嘛。”
  他并没有说让我帮什么忙,这让我又问了一遍,他才淡淡的回了一句,“除了你,我不想看到别的女人的那个地方。”
  他这话一出,我脸颊一红,“什么意思?”
  “阿爹,哪个地方啊?”不等旭云回答,小雨就放下木碗,好奇的抬起头朝他问道。
  “大人说话小孩不许插嘴!”旭云忙朝他冷冷瞪过去,小雨就立马低下头喝粥,再不敢多话了。见状,他才朝我回答道,“阮家那寡妇最近天天往我堂子里跑,非说她下面不舒服,可能得了妇科病,让我给她看看。前天我被她缠烦了,就给她把了脉,脉象是不怎么对劲。开了点药给她,结果昨天来说不但没好,还更严重。所以,今天就想你过去帮我看看究竟是个什么状况。”
  “阮家寡妇?”一提到她,我猛然想起丽香前几天提醒我的事来,她告诉我这个阮家的寡妇,自从二年前老公上山采石斛摔死后,就开始在村寨里到处勾男人了。最近屡屡往堂子里跑,好像要勾搭旭云。本来我还不相信,现在听旭云这么一说,我立马就上火了,猛地将筷子一放,“好,今天我就去帮你看看!”
  要是没有病,来勾搭我老公,看我不骂死她。
  吃完饭,安顿好小雨,旭云便牵着我的手往医堂走去。
  医堂在村寨的正中位置,是三层的吊脚楼,一层是诊厅,二层是做推拿针灸和小手术的地方,有四张床。三层因为离地高,不那么潮湿,便用来放药品的。医堂外面就是村子里的打谷场,平时村子里举行什么活动,就在这里举行,可以说,医堂是村子里最“繁华”的地方了。
  来到医堂子后,他安排我坐在办公桌边,就急忙上了楼,“你先在这坐会,我去楼上拿点东西。”
  他上去后,百无聊赖的我,就四周打量一圈,最后拉开办公桌的抽屉,在里面看到了听诊器下面压着一本厚厚的密码锁笔记本。我伸手拿出这笔记本,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。
  这笔记本正反两面的边缘处都磨掉了皮,应该是长时间翻阅所致,里面的内容一定很重要。什么内容能让繁忙的旭云经常翻看呢?
  我想要打开笔记本,就用旭云和小雨的生日作为号码按了一下密码锁,却没能打开。难道是我的生日?
  “你在干嘛呢?”突然我背后的楼梯处,传来旭云下楼梯的脚步声和说话声。
  我被吓了一跳,笔记本就从手里掉落到地上。我见状,赶忙去捡,“没什么,只是在你的抽屉里发现了一本……啊!虫子!”
  我话还没说完,就被眼下的情景吓得缩回了手,站起身就退到了墙角处。可即使退到这里,我的目光依旧无法从掉落在地的那本笔记本上移开。
  只见本子里缓缓爬出来的一条扁形的血色虫子,身子全部出来之后,就变得鼓胀起来,并且像蚕虫那样,嗤嗤的朝我快速爬来。
 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怪虫子,吓得尖叫不止,“啊……旭云,虫……虫子……”
  “千万别动!”旭云见状,立马喝止住我,不许我动。

阅读分类

恐怖小说 道士小说 盗墓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古典小说 网络小说 外国小说 现代小说 儿童小说 作家列表
顶 ↑ 底 ↓